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006668768
咨询电话

4006668768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知识
行业知识

今年秋冬男装设计 保守点更安全

发布时间:2016-02-29浏览:

在时装界,女装常常是经济现状最直观的反映,比如裙长效应和口红效应等等。而在男装界却鲜有相似的效应,是男装的反应太慢还是另有原因?也许是因为男装没有女装如此敏感多变,又或许是因为在过去的多次经济衰退中,男装尚未发展到如今的程度。

在男人衣橱的选择趋于多样性的今天,男装是否还能独善其身于经济大浪之中?在这样一个从高端品牌到另类品牌人人自危的时装节,男装周作为高级定制服和女装周的前奏为我们带来了经济危机下的潮流趋势,处处充满了被驯化的色彩与线条。

从1月17日到20日的米兰,到1月22日到25日的巴黎,T台上最爱热闹的时装设计天才们的表现从未如此循规蹈矩:兄弟们,保守点,总不会出错。

米兰,出格设计不再来

在米兰,来自各大百货商店的买手们发现自己的选择并不多,并没有哪个品牌退出了时装舞台,而是因为大家都玩起了保守。于是在预算有限的情况下,买手们只需盯着长期以来就得到消费者认可的热销品牌。而这些大品牌们也没有推出出格的设计。

即便JilSander的设计再与众不同,他也没有跳出自己的圈子,他依旧故我地设计出高腰线、强调胸部肌肉的灰色长大衣和吊染的收腰大衣等等,你一眼就能辨认出JilSander出品。BurberryProrsum更是“传统”得要命。这一季,Prorsum系列的设计居然出现了其主线闻名于世的格子图案,从围巾到衬衫,这难道不是背离Prorsum系列的设计初衷,即一条灵感来自于格子但却多于简单格子设计的系列吗?

Versace的男装更是不需要多猜测地稳妥,海军蓝色的双排扣大衣是男人不变的上佳选择,这么多年来DonatellaVersace一直这么认为。Gucci的FridaGiannini也还是要从音乐处找寻灵感,没有了印花衬衫和嬉皮风格的装饰品,只留下Funk风格的紧身剪裁西装裤和一粒扣收腰西装,要是想再酷些可以将西装袖管捋起,显得精干而时髦。本来就被认为是最具可穿性的GiorgioArmani更是在此刻发挥了他的一贯性,法兰绒外套搭配真丝立体剪裁的裤装,要想出错都是一件难事。

睡衣?此刻谁还敢如此放松。Dolce&Gabbana收起了上一季的懒散,换上了领带和领结和法兰绒西装外套及大衣。至于短裤,还是当作派对装扮留到一天的最后吧。MiucciaPrada在后台说最新系列的主题是“幸存者”。如果她说的幸存者是指一系列极具可穿性,却不见Prada惊喜的时装,那我们还要这些幸存者有何用?此刻也许我们会买下它,但它却不会如同Prada往季的设计一般成为传世经典。唯一的亮点是皮质的套头衬衫,这倒是颇有回归原始社会贴身穿皮装的倾向。

就连一向不缺花纹和色彩的Etro都有被遮光板过滤过的嫌疑。以布满红酒的酒架为T台背景的品牌映衬着模特身上红酒色的时装,从西装到风衣,染上一层红酒色难道是此刻唯一的放纵?ErmenegildoZegna的贵气通过那一身卡其黄的风衣和相配的西服套装得到体现,通过褐色骑马装得到升华,更不用说鳄鱼皮的皮外套等珍贵面料制成的时装了。

巴黎,哥特风化身温和面孔

在巴黎,买手们显要要做出更多买还是不买的选择。首先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些“新货色”。KimJones为Dunhill做的处女秀无疑是最大的亮点。前者一直以来都和年轻的运动品牌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而后者则是传统的英国老牌,这两者本身的结合已经让人为之一怔。到底是谁像谁妥协,这一刻我们见到了答案。颜色依然是Dunhill传统的海军蓝色和灰色为主打,细节则带有显著的KimJones风格,比如带有解构风格的印花设计和带有深藏不露的划口的风衣,当然还有设计师本人最爱的收腰短装夹克衫。也许,这一切意味着Dunhill将走进新纪元。谁说穿Dunhill的男人不时髦?当年Dunhill先生最爱开飞机,今天穿Dunhill的男人也同样富有挑战精神。

这不是Balenciaga第一次推出男装,但却是品牌的男装第一次出现在巴黎男装周上。忘记那些你早前在百货商店看到的缝有Balenciaga商标的白色衬衫吧,那些不过是特许经营商乏味的商品。这一次你所见的才是真正的Balenciaga男装,一个与其女装相配的系列。早在一年前就有一位日本男性时装编辑身着Balenciaga的印花“武士”女装出现在男装周上,让所有时装编辑过目难忘。而今,也许设计师NicolasGhesquiere受到了鼓舞,为喜欢带有建筑感剪裁西装的男人们带来了另一种可能性,而这一切比起品牌的女装系列可要实穿许多,至少切割线都化作了折纹、深沉内敛地藏在时装面料之中。NicolasGhesquiere是幸运的,在他出现之前Balenciaga并没有男装,他可以尽其所能,就像当年的HediSlimane为DiorHomme所作的设计。

说到DiorHomme,其现任设计师KrisVanAssche可就没那么幸运了,直到他正式上任后的第三季,人们依然在为他是否应该追寻Slimane时期的风格而争论。显然设计师意欲选择跳出前人的阴影。以黑色和白色为主调,一场名为“天使”的系列在80年代风格的音乐中呈现。流行于80年代的带有大字母印花的T恤和不规则前襟剪裁的大衬衣,这些也许不是最出彩、最实惠的设计,但却是一份来自设计师的声明。

来自伦敦的设计新秀GarethPugh才刚在巴黎男装周上推出了他的男装处子秀便引来了一片媒体报道,其中最为爆炸性的是莫过于LVMH集团对他的赞誉,甚至还传出了他要接替KrisVanAssche出任DiorHomme设计总监的职位。无论消息可靠与否,他都是此次男装周上难能可贵的新秀。几何图案在哥特风格的时装中跳跃,铆钉与金属反光面料争辉夺彩,毫无疑问,舞台表现力绝对强过实穿性。哥特风格绝对是男装周上的主流风格。为Givenchy设计了两季的RiccardoTisci也选择哥特风格作为基调,不过是一种更为温和的方式。系带车手皮质绑腿和塑胶装饰品,搭配圆后摆的风衣,兼具舞台效果与实穿性。

要谈舞台效果,没人比JohnGalliano更会摆弄亮红色的T台和数万盏蜡烛。宽松的风衣和收紧小腿的萝卜裤,似曾相识于JeanPaulGaultier过去的设计中,而后者则将阿福罗黑人造型搬上了舞台,不变的是设计师华丽的剪裁细节。忠于品牌的根源,这不仅是像JeanPaulGaultier这样相对年轻的品牌所要做的,更是LouisVuitton这样的百年老牌要坚持的。这就难怪每一个模特或手提或拎着一款旅行袋。“非洲国王的旅行衣橱”是该系列的主题,尽管它并没有丰富的非洲色彩,深蓝色和泥土褐色作为基调,洋红色穿插其间。T台上从来不缺色彩,甚至在男装界,但这一次,最亮丽的色彩却出现在了Hermes上。明黄色长风衣和亮红色短风衣,还有色彩亮丽的长裤,这难道不是一种向年轻化招手的标志?

TAG: